《花開山鄉》:越是偉大的成就,越是需要質樸真實的表達
2021-09-24 10:31:48      來源:文匯報

電視劇《花開山鄉》通過有温度、接地氣的表演形式展現了近年來農村基層工作者為鞏固脱貧攻堅成果、探索鄉村振興而付出的努力。

從中央機關來羋月村掛職的第一書記白朗揮別送行的村民,坐在車上摘下眼鏡,終因不捨而忍不住哭了起來……近日播出的電視劇《花開山鄉》通過有温度、接地氣的表演形式展現了近年來農村基層工作者為鞏固脱貧攻堅成果、探索鄉村振興而付出的努力,受到觀眾好評。

“原本是陪着父母看電視,沒想到自己陷了進去。”網友“青春是首不老歌”剛開始沒想到自己會每天蹲守在電視機前,“原來真的有這樣一羣人,在用自己的默默努力宣示着對祖國最深沉的愛。”現實主義作品要走進觀眾心靈,就必須貼近現實、接地氣。

在文藝作品中展現中國脱貧攻堅的偉大成就並深深打動人心,《花開山鄉》的導演高希希被問及是如何做到的,他説,必須“在創作中沉下身去”,因為“沒有深入體驗村民生活,就無法獲得鮮活的素材和故事”。電視劇以一個樸實的共產黨員幹部為人民踏踏實實地做事為着力點,去體現黨和國家對老百姓的關心和愛護。因為根扎得深,所以花開得鮮亮動人,劇中故事和人物更加真實可信。

觀眾給好書記點贊,也是給國家的鄉村振興工程點贊

剛剛到任,就被聲討拆遷公司傾倒垃圾的村民衝了會場;村民和拆遷隊起了衝突,監控攝像頭卻都“意外”壞掉;明明是風景優美的旅遊景點,卻因為基礎設施落後而無法得到充分開發利用……電視劇《花開山鄉》第一集就通過白朗的視角,把農村發展過程中的種種困難和矛盾呈現在觀眾面前,讓人直觀地感受到農村基層工作的不易。

點開《花開山鄉》視頻,類似“這樣的書記真好,處處為村民考慮”的彈幕比比皆是。為什麼這位第一書記白朗會受到許多觀眾誇讚?因為他將生態文明建設和鄉村振興的實際結合起來,通過建設透水磚廠、種植玫瑰花等一系列新型產業,帶領村民闖出了一條兼顧多方利益的科技創新致富之路。雖然是虛構人物,但白朗身上濃縮了千千萬萬個真實的優秀鄉村基層幹部的影子。飾演這一角色的演員王雷認為,當駐村書記離開山村後,留下來的最重要的東西是理想、方法以及羣眾對黨和國家的信任。

尤為可貴的是,《花開山鄉》關注到了鄉村振興中容易被忽視的人才梯隊建設的問題。劇中的駐村書記鼓勵年輕人回村創業、在家門口創業;還有一位鄉村教師任教期滿後申請延期,她勉勵學生們學業有成後能回來建設山村,讓鄉村振興後繼有人。這些劇情讓一位在鄉村從事教育工作20多年的觀眾深有感觸,“鄉村振興是國家工程,沒有年輕人的參與如何實現這一宏偉大業”。

沉下身去觸摸民眾,才能在鏡頭前演繹最真實的農村

曾經有個駐村幹部,當年為了實現脱貧攻堅,苦口婆心挨家挨户去説服,最後把在外打工的村民們勸了回來一起開山採石,挖到了村子發展經濟的“第一桶金”。這個生動的故事,正是主創人員們在走家串户的走訪中挖掘出來的。通過這種“下生活”的創作方式,主創人員體會到了鄉村幹部工作中的艱難,拍出來的人物角色也更真實可信。

村民劉會扛着鋤頭,屁顛屁顛地跟在心存好感的胡云霞身邊,卻被胡云霞一通數落,最後還被關在門外。觀眾看着可憐的劉會哈哈一笑,這時彈幕飄過“這是殺手老寧”“反差太大了吧”“完全沒看出來是同一個人”……在一部戲裏是隻要出場就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手,在另一部戲裏卻是憨態可掬的搞笑擔當,這種“整容式”的巨大反差需要演技,也更需要對現實中村民言行舉止全方位的觀察和模仿。為了體現真實的農民狀態,劇中的男女演員儘可能不化妝,於是被曬紅曬傷的面部皮膚、沾滿灰塵的油光頭髮、農村人説話時的表情和肢體習慣就活生生地呈現在觀眾面前。演員李小萌也説在《花開山鄉》的表演中要“做減法”:“但凡有一點刻意的、造作的、脂粉氣的東西,都會跟這個戲格格不入。”

真正與村民面對面地交談,主創人員才能理解羣眾對基層幹部的感情從何而來。比如當地一家小店得知劇組是來拍攝基層幹部的故事,就無論如何不肯收飯錢,因為他本人就是農村脱貧攻堅的受益者。高希希認為,真正能體現鄉村振興成就的文藝作品,不是喊口號,也不是為了應景,而是“讓它真真實實地貼近民眾,讓大家在觀賞當中不知不覺地就有了代入感”。

編輯: 俞逍 責任編輯: 曹月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涉未成年人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